您的位置: 龙虎大战首页 » 新闻 » 包头新闻 » 民生

千里爱相随

两地救助部门及媒体记者带着郭玲到辉县寻找线索

小巷内,本报记者向郭玲介绍周围的情况,希望帮助她唤起记忆。

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为郭玲查看信息

照片上的“邻居哥哥”出现后,郭玲表示并不认识。

从新乡市救助管理站出发寻找亲人

本报记者跟随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乘列车护送郭玲回家

夕阳西下,余晖中,郭玲望着远方渴望回家。

1000多公里,从包头救助管理站到新乡救助管理站,从《包头晚报》到《平原晚报》,蒙豫两地联动,助流浪女郭玲千里寻亲。

线索 燃起希望

5月8日,离家至少5年的郭玲,在龙虎大战民政局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护送下,乘上了包头开往新乡的列车。列车行程20个小时,大多的时间里,郭玲一直看着窗外,问她要去哪儿,她总是笑着说:“回家!”

“你多大了?”

“我属鸡。”

“你家在哪里?”

“不知道。”

郭玲,患有轻微精神疾病。2014年在街头流浪被发现送到医院治疗,她说自己叫郭玲,但她不知道自己的年龄,只知道属鸡,更不知道家在哪里。工作人员根据她的面相及口音,初步判定她大概是1993年出生,老家在河南。

2018年病情渐渐稳定后,郭玲被送往市救助管理站的合作医养机构暂住,工作人员抽空会去和她聊天,希望能有新的线索出现。郭玲陆续说出了父母的名字,但经公安部门查询,并没有与之匹配的信息。今年4月份的一天,她突然说:“我家在原阳。”经查,原阳在河南新乡。工作人员立即将她的相关信息传至新乡救助管理站,但经那里的工作人员多方查询还是一无所获。

“我想回家。”郭玲嘴里不时冒出的这句话触动着工作人员的心,他们和她一样着急,希望能帮她尽快找到家。市救助管理站安置股股长董军从网上找到原阳的一些标志性建筑给郭玲看,郭玲突然指着其中一个说:“我知道这个地方。”这个信息让董军心头一喜。郭玲又说:“只要把我送到原阳,我就能找回家!”

这句话让大家看到了希望。他们决定启动试送程序,也许会如郭玲所说,置身于熟悉的场景中,这个迷路的女孩会找到回家的路。

启程 爱中出发

为了畅通渠道帮郭玲尽快找到家,本报记者与新乡平原晚报社取得联系,两地媒体共同关注寻亲进度。《平原晚报》发布了郭玲的信息后,引起了当地热心人士的关注,新乡姓氏文化研究会会长表示,愿做一名志愿者帮助郭玲。

20个小时的车程中,郭玲得到了各方面的关照。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靳乐乐密切关注着郭玲的情绪变化,不时会与她聊几句,吃饭时帮她打水,上厕所也陪同。K1278南昌一组车长张建平与安全员张强得知郭玲的特殊情况后,还为一行人调换到列车员休息的安静区域。

耐心细致的照料,让郭玲的情绪非常好。一路上,郭玲表现得非常安静、正常,每有问话,都会羞涩地笑笑再回答。在与记者的聊天中,她说出了一个从未说过的故事:当年,村里一个哥哥以给她找工作为由把她和另两名女孩一起骗到了包头。但到包头后,根本没有所谓的工作,他们4人住在一家旅馆里,几天后,别人都走了,只把她一个人丢在了包头。从此,她到处流浪,饿了,要口饭,困了,就睡马路上。直到后来被警察发现并送到医院。

这个故事,对大家来说是个新线索,但同时,也让大家的心情更加沉重。

当夜,距离抵达还有好长的时间,郭玲早早地就下床,静静地坐在临窗的小座位上,暗黑的车厢里,外面偶尔闪过的光让她的脸忽明忽暗忽隐忽现。

寻找 山重水复

第二天凌晨4点多,列车到达新乡火车站,新乡救助管理站救助甄别科科长赵民峰已在出站口迎接。短暂休整后,早上8点多,大家来到新乡救助管理站准备出发。这里,《平原晚报》记者、新乡电视台的记者及志愿者们都已等候在院子里,大家都热切地希望能为郭玲寻家尽一份力,早日看到亲人团聚的结局。

“不怕了,现在咱回家了!”大家围着郭玲,用家乡话与她交流着,通过她的口音及其他信息判定她家的区域范围。新乡姓氏学会的志愿者认为,郭玲的口音并不像原阳的,更像辉县的。

“妮儿,你家是哪的?”

“原阳的,只要到了原阳,就能找到家。”郭玲说。

第一站,直奔原阳。

原阳是新乡市的一个县,位于新乡城区之南大概30多公里处。

当车行至一个交叉口时,郭玲说:“我记得这里”。继续南行,她甚至说:“以前我和小伙伴一起骑车来这里玩儿过。”

郭玲的反应,让大家信心倍增。当初,为了寻找与郭玲匹配的信息,市救助管理站曾经做过许多工作,包括比对了许多郭姓的人,也让郭玲辨认过照片,但都被一一否定了。这时,董军又拿出了这些照片,没想到郭玲竟然认得其中一个叫“郭增成”的人,只是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是个邻居,我叫他哥。”郭增成的信息齐全,如果找到这个人,也就等于找到了郭玲的家。郭增成家住原阳齐街乡东川村,大家决定从这里打开突破口。

车一进村子便引来了围观。“快来认认这个妮儿,找不到家了,看你们认得不?”赵民峰吆喝大家过来看看,但所有人看后都摇头。在赵民峰的沟通下,村委会主任叫郭增成出来认人。其间,记者再次让郭玲辨认照片,她肯定地说:“认识。就是他把我带到包头的。”这是一个惊人的消息!稍后,一名秃顶老人来到大家面前,村主任介绍,他就是郭增成。郭玲却摇头说“不认识”。当大家强调这就是照片上的人时,郭玲仍说:“不一样,头发没了,老了,不认识。”而郭增成也表示自己脑子不太好,动过手术,不记得认不认识这个人了。村里人都表示,郭增成脑子不好,且从未出过远门。

这条打开突破口的线索断了。

解谜 仍在继续

中午,大家决定到齐街镇派出所了解情况。一行人到达时,派出所已聚集了一群工作人员,当地人大主任一行已经开始了相关工作,招呼所有村主任都来派出所辨认,来不了的在工作群里辨认。但大家抱以信心的人脸比对失败了。“只有办理了二代身份证,人脸比对才有结果。”一名民警说。一个多小时后,所有反馈的信息都表明,郭玲不是这里的人。

下午,一行人顺道去了临近几个有郭姓村民的村子,村里人都表示“这妮儿不是俺村的”。郭玲也说“没来过这儿”。

第二天一早,大家决定再去城关派出所查查。人脸比对依旧失败,相似的亲人信息郭玲称不认识。一时,寻亲好像陷入了一个死局。但业务娴熟的警官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辉县有个郭玲,年纪相似,2014年户口信息异常。”结合刚来时大家认定郭玲的口音是辉县的这个信息,大家决定去那里看看。

到了位于新乡城区的北部,当地民政及救助站人员已等候在那里。这个辉县的“郭玲”曾经与父母住在一栋二层小楼里,但最近几年这里大门紧闭。邻居介绍说,由于家事,“郭玲”的父亲打死了母亲,从此这里就没有人住了。另外,邻居说,郭玲一家是从辉县金章村搬来的,顺着这个线索,大家赶往金章村。一进金章村,一直不说话的郭玲突然说“来过这里”,记者带她从她说来过的房间里进去,这是一个供销社,然而走过正厅,从后门再出去后,她又说“不像了”。

厅里打牌的老人们虽然不认识眼前的郭玲,但他们居然知道她说的父亲“郭志和”的名字,“郭志和两口子早死了,有个小妮儿给了小舅子。”

线索似乎又要中断,但这时郭玲又突然说,她的父母都在车祸中死了,之后,她就一直跟舅舅生活。这个信息,让所有人都兴奋起来,这些情况与村民们所说的这里的“郭玲”几乎吻合,两个“郭玲”似乎马上就要合二为一了。

一行人赶到金章村村委会,但村委会主任及妇女主任等人都不认识眼前的郭玲。经过多方联系,得知这里的郭玲已经结婚并育有两个孩子,两年前还回村给人拜过年。为了防止弄错,妇女主任还检查了眼前这个郭玲是否有妊娠纹。显然,此郭玲不是彼郭玲。

一次次柳暗花明,一次次山重水复。似乎所有的线索都突然断了,所有的希望都成了失望,但又似乎所有的线索又都有一些解不开的谜团暗示着什么,不远不近。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能踏上归程。“不急,留下她,我们慢慢找。”新乡救助站的副站长黄镇和赵民峰商定,暂时留下郭玲,一个个谜团,他们慢慢去解,同时,再汇集新的线索。他们相信,郭玲的家一定就在离这儿不远的一个地方,也许还没到达,也许曾经错过,也许“郭玲”并不是她真实的姓名,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郭玲就是辉县人,“辉县口音特殊,不好模仿也不好懂,但郭玲自始至终全部能听懂。”

郭玲被安置在新乡救助站里。最后一次见面时,她在楼上隔着栅栏看到了我们,笑着向我们挥手告别。

再见,郭玲。会有那么一天,你会沿着乡间小径一路欢笑,毫不迟疑地跑进一个院落。那里,是你的家!

(包头日报社全媒体记者:刘蔚君 李强)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登录黄河云账号